多地降雨解暑
新闻17点:国际名表被指不保值 足协决定解聘卡马乔
中国电信驻马店分公司2019年度业务用品项目招标涉嫌串标

梅园街道老人照料中心护工张纪凤的平凡故事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admin  时间:2013/6/22 17:04:54 点击:

  核心提示:梅园街道老人照料中心护工张纪凤的故事平凡而让人感动  张纪凤给老人喂饭。记者 邵丹 摄  右膀子上贴着两贴膏药,59岁的张纪凤疼得连灯都关不上。但是她还是得咬着牙,弯腰将77岁的徐奶奶从床上托起来,因...

  梅园街道老人照料中心护工张纪凤的故事平凡而让人感动

  张纪凤给老人喂饭。记者 邵丹 摄

  右膀子上贴着两贴膏药,59岁的张纪凤疼得连灯都关不上。但是她还是得咬着牙,弯腰将77岁的徐奶奶从床上托起来,因为昨夜老人又尿床了,得换尿布,换床单,换衣服。这是张纪凤很平常的一个早晨,在梅园街道老人照料中心干了12年,以至于她都忘记了正常人的生活是怎样的。

  她是个“陀螺”

  照顾8个老人吃喝拉撒

  中午,记者在北京东路一家正在整修的菜场附近找到了南京梅园街道老人照料中心。正是开饭的时间,照料中心一下子热闹起来。门外走廊里,一个扎着辫子的中年妇女,正在给一位老人喂饭,不时还哄一哄,像在喂一个孩子,“吃饭了,吃饭了,你看看都不烫了,要大口大口吃掉。”

  她叫张纪凤,今年已经59岁,江宁人,2001年来到梅园街道老人照料中心做护工,不分昼夜地照顾老人起居,至今已有12个年头。目前,她一个人照顾8个老人,最大的96岁,最小的才58岁。提到58岁的叶小妹,张纪凤就心疼,年龄比她还小,却瘫痪了20年,知青下放的时候跳楼造成了半身不遂,大小便都得她管。“我照顾了她十年了,她一直没起过床”。然而小妹的床上、身上干干净净,剪着短发,吃饭的时候扎着两只瘫痪了的胳膊,大口地咀嚼。

  偌大的照料中心,张纪凤每天5点半起来,就不停穿梭在不同的房间,帮老人擦身,为他们洗衣缝衣,忙上忙下。也在这个照料中心,张纪凤没有自己的房间,她说她不需要,她只要一张折叠床就可以了。12年来,张纪凤就睡在房间的过道里,老人们一有翻身,她都会像弹簧一样蹦起来。“96岁的那个老人,每天晚上非要出来几趟,看看外面没灯了,再回去。出去看看外面没人了,再回去;过会再出来看看。叫他不要看是不可能的。岁数大了,忘了。”小妹有时发起病来,能“哎呀哎呀”叫一天一夜。她就把折叠床搭在小妹的床前,守着她。“我的睡眠很浅,平均下来一天也睡不了几个小时。”

  她是个天使

  陪上百位老人走完最后一程

  徐奶奶77岁了,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糖尿病、高血压的折磨之下,老人近日陷入昏迷状态,但是每天,张纪凤还是努力地为她换尿布,擦身体,换衣服。在喂完其他老人后,11点半,张纪凤端着特制的糊糊菜喂老人吃。老人张着的口几乎无法下咽,她再送点水,小声说着,再吃点,吃点。

  在老人的床前,她向记者娓娓道来这12年的故事,双手却一直拉着徐奶奶的手,不停地抚摸。“人要走了,身体上的抚摸会减少他们的痛苦。”

  张纪凤说,12年里她亲手送走了上百位老人,尤其是最后阶段,有的两三个月的时间,没意识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老人临终时往往是在半夜,大都家人不在身边,陪他们最后一程的正是护工。“我刚来的时候就碰到老人去世,当时很紧张。但是年把年的就不怕了,而且会感动。”有的老人临走时会跟她说,我死了也会保佑你。有一个上海人,刘奶奶是个老姑娘,孤苦伶仃一个人,瘫痪在床上很难伺候,经常骂她,然而到了最后说,“不用喂我了,你不用白费力了,谢谢你”。

  养老院的周奶奶看到记者来采访,很开心地说,“好好写写我们大乖乖,她真是个好人。”她说在养老院张纪凤喊大家都是妈妈,周妈妈,宋妈妈,吴妈妈,而她就是大家的女儿,“我跟我女儿说,大乖乖是我大女儿,你们是我二女儿三女儿,你们不吃醋吧。”然后老人又笑起来,“生活上都是大女儿照顾,但是财产一分钱也没给她。”

  老人们在情感上依赖张纪凤,临走了还记挂着她。一位台湾老太太欧阳老人住了3年多,去世四年了,她夫家的侄儿媳妇,还经常来看她;住了三年的刘桂英老人在医院去世了,她儿媳妇和女儿专门来看她,“我妈临终前千叮咛万嘱咐,一直让我来看看小妹,来谢谢小妹”。

  她是“不孝女”

  12年没有回过家,老母年年来看她

  顾得了这些老人,张纪凤最愧疚的是自家老人未能尽孝。她是最小的女儿,最得母亲疼爱,然而12年了她没有回过一次家。如今,80岁的老母亲想她,只能在电话里呼她,“小凤啊,你没时间回来不要紧,妈妈到城里看你去。”就这样,老母亲一年要到南京看张纪凤两次。

  可今年正月,老母亲却不能走路了,她希望她的小凤能回去一趟,可是张纪凤拖了一个星期才回。“我是早上8点40分出发,转车2个多小时才到家。我就跟我妈聊了两句,我就告诉她有几个老太太躺在床上才开过刀。我妈听到这个话,说,你走吧,我也不留你吃中饭了,下了一包快餐面给我吃了,12点就把我推出来,找了辆残疾车把我送到江宁车站,说走吧走吧,她生怕这边出事。1点钟,我又到了这里。”说着说着,张纪凤的眼泪流了下来。

  给无数的老人洗过尿布换过衣服,但是孙子十岁了,她一块尿布都没洗过。“就我孙子出生那天,我去医院看了他一眼,其他时候都是他来看我。”7年前,张纪凤把爱人也喊到了照料中心,儿子孙子逢年过节便过来看老人。孙子每次来都说,“奶奶你老骗我,你说来看我,但是一次也没有,你就骗我”。

  为此她也想着再干几年就离开这里,但她担心,最近照料中心招了几次护工都无功而返,她走了,老人的生活谁来照顾呢?

  院长吴梅芝感慨,张纪凤1900元的工资,服侍8位老人,又有谁愿意来奉献呢?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江苏网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关于《中维网》】 【联系我们】【编辑指导】【理事单位】【人员查询】【市场广告
地址:北京市1号 邮编:10007 电话:010- 京ICP备:号
监督电话:31556 邮箱: @163.com 客服 QQ:10 版权所有 中维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维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