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降雨解暑
新闻17点:国际名表被指不保值 足协决定解聘卡马乔
中国电信驻马店分公司2019年度业务用品项目招标涉嫌串标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文化体育局原局长包坚军在狱中以亲身经历讲述招投标乱象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09/10/15 12:37:39 点击:

  核心提示:...

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文化体育局原局长包坚军在狱中以亲身经历讲述招投标乱象——

 

      “招投标对我来说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

 

包坚军,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文化体育局原局长,2007年12月24日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没收财产3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包坚军于2003年3月至12月,利用担任鄞州区文化体育局局长兼区文化艺术中心筹建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职务之便,多次收受他人给予的贿赂款共计39万元。 

  7月23日,鄞州区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部门的检察官来到包坚军服刑的浙江省第四监狱,与他进行了深入交谈。

       

在一路平坦的仕途面前,我偏离了方向 

 检察官:能谈谈你的从政之路吗?

  包坚军:1969年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尽管生活清贫,但一路走来也颇为平顺。1988年,不满20岁的我参加工作,成了一名人民教师。1995年,我开始从政,成了原鄞县纪委案审室主任。迈入而立之年时,我已是鄞州区文化体育局局长,成了一名正处级领导干部。 

  检察官:既然你的前途一片光明,怎么会去受贿呢? 

  包坚军:平坦的仕途使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我的思想渐渐偏离了正确方向,手中的权力已不再用来为群众服务,而成了满足自己私欲的工具。我开始看重名利,内心的那份宁静被打破了。 

  检察官: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走向犯罪的? 

  包坚军:2002年,我兼任区文化艺术中心筹建工作领导小组组长。2003年,我没能抵挡住接踵而来的各种诱惑,最终堕落了。 

      原则和友情相碰撞时,我选择了友情 

   

检察官:听说你有一个好朋友,正是因为他,你才陷得这么深。 

  包坚军:如今想来,交友不慎加速了我的堕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哪些人要广交,哪些人要深交,哪些人要应付,哪些人要绝交,我对此界限认识不够清晰,态度不够坚决,最终酿成了如今的大错。 

  检察官:这个朋友是怎么让你陷进去的? 

  包坚军:周某是我的老乡,还是我小学同学,我们从小就认识。他初中毕业后从商,开了家设备安装公司。2000年我当上文体局局长后,周某经常和我联系,请我吃喝玩乐。每到春节,周某就到我家拜年,还给我女儿压岁钱。当时我以为这小子发达了,还想着我这个老朋友,真是挺够意气的,就和他越走越近,把他当“哥们儿”看。 

  检察官:所以,你就为他大开方便之门。 

  包坚军:是的。当周某开口希望我能分点工程给他做时,我一口答应下来,开始给他想办法。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对我表示谢意,先后给了我23万元。对于这些钱,我没有拒绝,因为那时的我正忙着改善生活,用其中的20万元付清了新房的尾款。 

  招投标操作的不规范,让我找到了机会 

 

  检察官:你是如何具体帮周某实现他的请求的? 

  包坚军:答应了周某的请求,我就开始寻找机会,“名正言顺”地让他接到工程。按照规定,文化艺术中心的工程都是要通过招投标来决定施工方的。不过,我发现这个招投标对我来说,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招标文件由我审核,业主方的评委由我出任,没有什么机关来对招投标进行实质性的监管。 

  2003年在招标过程中,我审核招标文件时,两次应周某的要求将其公司的优势写进招标文件,作为评高分的标准。这就从一开始确保了周某的公司能中标。到了评标前一天,周某来到我办公室,请求我在评标的时候照顾一下他的公司,我同意了。随后,周某给了我一个大信封,我知道那里面是钱,就理所当然地收下了,后来我数了数,有3万元。于是评标那天,我作为评委,不仅给周某的公司打了高分,还给其他评委一些倾向性意见,引导他们也给周某的公司打高分。最后,周某的公司顺利中标。中标后,周某专程来到我家表示感谢,临走时将一只黑色塑料袋留了下来,我打开一看,里面装着20万元。 

   检察官:你后来又怎么再次陷了进去? 

  包坚军:有了周某事件的成功操作,我心里有底了,做事也更加大胆了。2003年3月,浙江大丰公司的销售副总经理徐某找到我,说他想承接文化艺术中心的舞台机械工程,临走时他拿出一个信封给我,让我在招投标时给予照顾。虽然以前我不认识徐某,也没和他打过交道,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收下了信封,一数里面有2万元。 

  2003年9月,徐某又来到我的办公室。当时招投标工作已经开始了,他向我推荐了与他们公司关系较好的四五位专家,希望这些专家能够进招投标的评委中,以帮助他们公司顺利中标。临走时,徐某又拿出一个大信封,这一次是3万元。大丰公司中标后,徐某又分两次送给我11万元表示谢意,并希望我能在工程结算支付上对他大开方便之门。徐某四次送钱,我都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认为这是对自己辛苦斡旋的一种补偿。 

        回首往昔,我后悔万分 

 

  检察官:走到这一步你后悔过吗? 

  包坚军:人生走到这一步,我知道后悔已来不及,自己种下的苦果只有自己去品尝,其中的滋味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痛苦与后悔的心情交织着,我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撕碎了一样,但又无法向谁去倾诉。 

  人生没有回头路,时至今日,我只能深刻反省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从中去寻找导致腐败的根源,以此作为自己今后人生的警示。 

检察官: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包坚军:我对不起关心厚爱我的领导、朝夕相处的同事、生我养我的父母、同甘共苦的家人……现在我唯有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日出去,重新做人。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图说新闻
关于《中维网》】 【联系我们】【编辑指导】【理事单位】【人员查询】【市场广告
地址:北京市1号 邮编:10007 电话:010- 京ICP备:号
监督电话:31556 邮箱: @163.com 客服 QQ:10 版权所有 中维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维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