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降雨解暑
新闻17点:国际名表被指不保值 足协决定解聘卡马乔
中国电信驻马店分公司2019年度业务用品项目招标涉嫌串标

(来信)安徽临泉:肇事者真牛伤情接连变 受害人正当防卫反进监

来源:本站    作者:  时间:2009/3/4 10:29:18 点击:

  核心提示:...

(来信)安徽临泉:

 

 肇事者真牛伤情接连变  受害人正当防卫反进监

 

   潘前进,家住安徽省临泉县庙岔镇潘庄60号,事情发生在2008年农历5月初四(阳历6月7号),吃过午饭后,潘前进的妈妈正在做家务,突然从外面飞来一块西瓜皮,差点砸到潘母的头上,潘母就出去看看了,结果一个人也没有看到,潘母也就没有吭声,认为是那个调皮的小孩子做的。随后忙完家务就背着药桶去田里打农药,但是就在潘母锁门的那一刻,邻居郭金冬和他的亲戚(袁联合)骑着摩托车一起来到潘前进家门前,看见潘母张口就骂,由于以前郭金冬经常动手打潘母,为此潘母很怕他,也就没有敢说话,锁好门就往潘家庄稼地里的方向走去,可是郭金冬就骑着摩托车一直撵着辱骂潘母,当走到半路之时他就下了摩托,抓住潘母就打,正巧有路过的同村邻居看到了,就阻止他,趁这个机会潘母就朝庄稼地里逃走了,边跑边喊其丈夫的名字(此时潘父和潘弟在田里拉粪),正在这时郭金冬看到潘父后,就从潘家田地旁边殷政位家里拿到一把铁叉,朝潘父飞快的跑过去行刺潘父,潘父情急之下,就用手里干活的农具去挡他的铁叉,但是不料碰到了对方的额头,随后郭金冬就立即回到自己家把他的亲戚都喊来,并打电话给其他的社会痞子去打潘父潘母,由他的家人一起把潘父撕住头发按到在地,拼命的殴打,当场就由当事人郭金冬把潘母的胳膊扭断了。他的爸爸用郭金冬所拿的铁叉把子,在潘父身上打断了几节,他们声呼把潘父潘母打死。当场有很多的群众在围观,有些见义勇为的村民当时阻止了他们,不然真的要出人命事情了。趁这个机会潘父潘母就朝地南头逃去了,但是此时郭金东的小孩舅(庙岔中学教师:殷守建)和表弟(石运动)又骑着摩托车在田里追着潘父潘母进行殴打…………打了之后,对方又到潘家把门撬开,进行抄家,乱砸东西,并抢走了家里的几桶食用油,把潘家搞的一片狼迹,打架的当天我们就抱了案,但是当地的派出所到第二天才去现场拍,而且潘父第二天去派出所的时候,他们不但不管我们家的闲事,还叫潘父滚出去…………

   结果:经临泉县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鉴定,潘母骨折被鉴定为轻伤,而对方(郭金东)以额头2.9厘米的伤口被鉴定为轻微伤,由于潘母的骨折是郭金冬用手拧的,所以依法对他进行了刑事拘留,我爸爸进行了10天的治安拘留。

   现况:郭金东被刑事拘留2个月左右,他自己又到阜阳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进行第二次伤情鉴定,结果由原来在临泉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依据额头伤口2.9厘米的轻微伤,后来却变成额头伤口4.5厘米,被鉴定为轻伤,所以根据此第二次的鉴定结果对潘母又进行了刑事拘留。潘前进对郭金东的第二次伤情鉴定不服,所以潘前进向当地派出所提出申请,要求郭金东到安徽省公安厅法医鉴定中心重做鉴定,但是将近两个月过去了,派出所总是以各种理由拖延时间,直到十一月初他们终于去了省公安厅重新做了鉴定,但是结果又依3.9厘米的伤口被定为轻伤.使潘前进不明白的是明明是2.9厘米的伤口怎么就长长了呢?一般来说,伤口愈合后都会相应萎缩,他们的后两次的鉴定结论完全违背了事物发展的正常逻辑,而且三次的鉴定结果都有如此大的悬殊,伤口长度不一。其实在后两次鉴定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附带原始的鉴定照片,并且在案卷里也找不到原始的照片…………

   特注:对方郭金冬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已经释放,而潘父依然在监狱关押,等待判刑.为了问清这个事情, 潘前进就找到临泉检查院的辛某,他给潘前进解释说,你们的证据不足, 潘前进就问他那个地方不足,他的解释是这样的:“他说我的证人只是看到郭金冬拧潘母的胳膊了,但是并没有说拧断。”没有想到一个堂堂的检查官会说出如此滑稽的话,在没有进行任何医学仪器的检查,一个正常的老百姓就能看出胳膊断与不断吗?就依这个理由他们检察院对郭金冬进行了释放。

   关于潘父的故意伤害(事实上是正当防卫)一案,潘前进找到检查院办案人彭某,要求郭金冬必须进行再鉴定,而他说没有那个必要了,他强调说明,告诉潘前进就是批准重新再鉴定了,潘前进有那个本事把案子翻过来吗?而且再三的说一切都是潘母的错,都是因为潘母造成这一切的。潘前进很不明白,他作为一个人民的父母官,并没有对当地派出所所提供的资料进行调查审核,为什么他那么肯定,一切都是潘母的错呢?

     潘母现在胳膊一直没有痊愈,从而尚失了劳动力,而且精神很不好,每天生活在担心和恐惧之中,潘家现在不仅爸爸被无理关押,而且失去了原本幸福的家,潘家一直住宿在外,不敢在回家,现在郭金东已经释放在外,而且更加的猖狂,看到潘前进家的亲人就打就骂,,但是当地的公安机关无人管问,因为他们一家人,有政府的袒护,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所以我们无家可归。

   真正的肇事者却被释放,而真正的受害者却被一直关押,并且潘父眼睛患有疾病逐渐的加重,无法进行医治,现在只有无奈的等待着法院的判决,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公道可说了吗?中国之大难道就找不到一个说理的地方了吗?

    2009年1月20日,潘前进到安徽省公安厅进行了上访,副厅长陈小平接待了潘前进,当时他答应潘前进让其父在春节之前回家过年,并且在2009年正月十五之前到我们当地去给潘前进把事情处理好,但是到现在潘前进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难道老百姓就是可以随便忽悠和随便打发走了就完事了吗?这样还有贫苦百姓的日子过吗?

   2009年2月20号,就潘学治故意伤害一案,在安徽临泉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审理过程中,审判长让郭金东出示相关的证据时,郭金东没有任何的证据出示,结果审判员杨某暗示了郭金东,并把相关的证据交给郭东,然后又由郭金东交给审判长,难道这个不是违法的吗?还有在审理的辩论阶段,公诉人彭某在没有任何辩词的情况下,当庭由审判员给公诉人提供相关材料,使公诉人继续辩护,难道这就是法律公正吗?结果潘家的律师还是辩驳的令公诉人无话可说,但是他们当庭没有给予宣判,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也没有任何的结果,潘前进很茫然,理何在,法何在?

                         

                                                编辑   一土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图说新闻
关于《中维网》】 【联系我们】【编辑指导】【理事单位】【人员查询】【市场广告
地址:北京市1号 邮编:10007 电话:010- 京ICP备:号
监督电话:31556 邮箱: @163.com 客服 QQ:10 版权所有 中维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维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