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降雨解暑
新闻17点:国际名表被指不保值 足协决定解聘卡马乔
中国电信驻马店分公司2019年度业务用品项目招标涉嫌串标

安徽“老子故里”涡阳 被指“老子”骗钱没商量

来源:网络    作者:zhwqw  时间:2015/5/21 6:50:47 点击:

  核心提示:涡阳县位于安徽省西北部,淮北平原腹地,地处亳州市中心地带,有“老子故里天下道源”之称。属中部战略要地。是国务院批准的对外开放市县、安徽省历史文化名城、安徽省科学发展先进县、安徽省首批扩权试点县、安徽省...

涡阳县位于安徽省西北部,淮北平原腹地,地处亳州市中心地带,有 “老子故里 天下道源”之称。属中部战略要地。是国务院批准的对外开放市县、安徽省历史文化名城、安徽省科学发展先进县、安徽省首批扩权试点县、安徽省文明县城、长三角休闲旅游名城。然而在这老子故里——涡阳发生的事件却令人咂舌!

异地求财,签约涡阳

20141112日经居间人刘志军介绍,来自浙江的高爱兴、王成彬与涡阳县老子大酒店签订了装饰工程施工协议书,协议约定:发包方涡阳县老子大酒店将其酒店装潢工程发包给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装潢工程面积约19000平方米,工程总造价约2600万,付款方式按进度付款。

 施工期间  无奈垫资

20141121日,涡阳县老子大酒店要求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必须缴纳10万元质保金,为了能够尽快施工,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不得不如数缴纳;2014126日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按照涡阳县老子大酒店开工通知进驻涡阳县老子大酒店进行工程施工;20141126日,“居间人”刘志军向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索要10万元“介绍费”, 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考虑到能够顺利将该工程完工,不得不答应并签字;20141225日,“居间人”刘志军与发包方涡阳县老子大酒店及其幕后大股东王显典再次合谋,在施工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王显典以其所有的白酒作价28万元向介绍人刘志军支付所谓的“介绍费”,逼迫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签字,这时施工方已经全面开工,为了装修工程进度能如期顺利完成,不得不再一次违心答应签字。但实际上王显典并没有实际将28万元的白酒交给刘志军(见老子大酒店单方面起草的《高爱兴、王成彬与涡阳县老子大酒店装潢工程款确认还款单》第12条),在没有获得高爱兴、王成彬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用老子大酒店两套违建房折价40万元、酒5万元,共计45万元向刘志军支付所谓的“介绍费”。

施工完毕,账款难结

2015212日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将发包方涡阳县老子大酒店所属KTV、大堂装潢维修完毕,经验收交付使用,2015214日(农历腊月二十六)涡阳县老子大酒店正式开业。临近春节,涡阳县老子大酒店并未按照约定向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支付工人工资及工程进度款。根据涡阳县老子大酒店负责人董兆杰签字确认并加盖涡阳县老子大酒店公章的工程结算签证单,截至2015215日累计拖欠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工人工资及工程进度款为贰佰肆拾捌万肆仟捌佰贰拾壹圆整(¥2484821.00)。该款项本应在2015年春节前就应支付给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但涡阳县老子大酒店均以各种理由一再拖延,几十人的工人工资无法支付,致使农民工情绪非常激烈。

幡然醒悟   上当受骗

思前想后,才感觉上当受骗。原来一开始,这个所谓的装潢工程就是一个被发包方涡阳县老子大酒店及幕后大股东王显典、“居间人”刘志军等人精心设计的局,作为远道而来的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却被蒙在鼓里,并不知情。试想,作为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在工程进度款、工人工资一分钱没得到的情况下,老子大酒店竟擅自处置了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所有的45万元,加上之前被迫支付的10万元“介绍费”,事实上仅刘志军就得55万元。

走投无路    相关部门反映

20153月初,在工人索要工资,供应商索要材料款,又加上施工时垫资向民间借贷的费用到期等巨大压力下,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不得不向相关部门投诉、反映情况。此刻,涡阳县老子大酒店、王显典、刘志军等人迫于政府部门压力,才将部分工人工资付掉(大部分打了白条)。同时,单方面起草了一份《高爱兴、王成彬与涡阳县老子大酒店装潢工程款确认还款单》,将原本200多万元的工程款在扣除不合理的费用后,缩减到80多万元。这样的条款,作为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认为是霸王条款,因此没有签字。

20153月中旬,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在多次索要工程款被拒的情况下,不得不前往发包方涡阳县老子大酒店门口采取静坐、绝食、拉横幅、上访等极端方式索要工人工资和工程款,但发包方涡阳县老子大酒店不理不问,还以各种方式对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进行言语威胁及暴力阻止。201543日,经涡阳县劳动监察大队出面协调签订协议书:发包方涡阳县老子大酒店向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支付了10万元工人工资和退还10万元质保金;发包方涡阳县老子大酒店代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支付部分工人工资和材料款共计611854元(仅出具欠条,并未实际支付)。此后,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又多次向发包方涡阳县老子大酒店索要工程款,均被拒之千里,电话不接,避而不见。

无独有偶,金华人被骗

从相关渠道得知消息,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并非唯一被骗者,早在200310月,浙江金华的王丽荣夫妇也是因为涡阳老子大酒店施工被骗而起诉至法院(详见《谁欠我的钱》http://www.cctv.com/program/jjyf/20060705/104826.shtml)。

        注册登记   信息有疑

涡阳县老子大酒店成立于2004年,属于普通合伙企业,合伙人张永才、邓为民、董兆杰、刘振东。董兆杰为法人,然而,经查后发现该四名合伙人中,有三个合伙人身份信息均存在造假、更改甚至删除等问题,张永才公民身份号码多次变更,且拥有双重户籍;邓为民提供虚假身份信息进行工商登记。邓为民进行工商登记所提供的身份证号经其户籍所在地涡阳县公安局陈大派出所查实,并无该证件号码所对应的邓为民身份信息,唯一登记的邓为民公民身份号码和老子大酒店合伙人邓为民的身份证号码也不一致;董兆杰拥有双重户籍和身份证号。董兆杰作为涡阳县老子大酒店合伙人和法定代表人在2013319日已经申请删除其工商登记所提供身份证号所对应的户籍信息。据高爱兴、王成彬称其幕后老板其实是一个叫王显典的人,据有关消息称,王显典曾任中学教师、中学校长:92年任经贸公司董事长、1994年任老子研究会会长、2001年任上海特别特影视公司董事长、中国老子集团老君酒业公司董事长。


     附图 右一为王显典,自称是老子大酒店的幕后老板

疑问重重国法难容

涡阳县老子大酒店投巨资施工,为什么工程不进行招投标?其次,老子大酒店为什么拒绝高爱兴、王成彬以公司名义签订施工合同?第三、老子大酒店为什么不按工程进度支付工程款?涡阳县老子大酒店、王显典、刘志军、朱继春等的种种行为,均已显示其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准备,以签订装璜协议等形式,诱使王成彬、高爱兴、王丽容前来投资,施工方高爱兴、王成彬已经向涡阳县公安机关报了案。

老子招牌岂容抹黑

   涡阳县以拥有老子这样的名人而闻名于全国甚至全世界,作为“道家圣地”、“道德之乡”的涡阳,竟然有涡阳县老子研究会(详见《谁欠我的钱》http://www.cctv.com/program/jjyf/20060705/104826.shtml、老子大酒店、王显典、刘志军、朱继春这样的行为存在数年,怎能对得起“老子”这块神圣招牌?

                    

图为涡阳县县委书记胡明文在该县县纪委十届五次全会上指出 “四风”问题在面上有所收敛,不良作风积习没有根除,要保持警觉、露头就打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图说新闻
关于《中维网》】 【联系我们】【编辑指导】【理事单位】【人员查询】【市场广告
地址:北京市1号 邮编:10007 电话:010- 京ICP备:号
监督电话:31556 邮箱: @163.com 客服 QQ:10 版权所有 中维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维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