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降雨解暑
新闻17点:国际名表被指不保值 足协决定解聘卡马乔
中国电信驻马店分公司2019年度业务用品项目招标涉嫌串标

老鞠一场官司冰火两重天

来源:网络    作者:zhwq  时间:2013/11/27 18:45:55 点击:

  核心提示:“从2005年到现在,官司打了9年!”说起和政府打官司,鞠先荣有说不完的话。鞠先荣状告的是黑龙江省鹤岗市政府。官司从鹤岗市中级法院打到黑龙江省高院。  鞠先荣脸上爬满了深深的皱纹,通过9年官司,鞠先荣...

 

“从2005年到现在,官司打了9年!”说起和政府打官司,鞠先荣有说不完的话。鞠先荣状告的是黑龙江省鹤岗市政府。官司从鹤岗市中级法院打到黑龙江省高院。

  鞠先荣脸上爬满了深深的皱纹,通过9年官司,鞠先荣称自己“对社会的认识更深刻了”。

  身材消瘦的鞠先荣是鹤岗集团机电处退休工程师。如今他“久病成医”,通过这几年不停打官司,鞠先荣又成了法律行家,“没想到退休了又开始研究起法律来了。通过对案件全面梳理,我发现了许多问题。”

  让鞠先荣高兴的是,最高人民检察院支持了他,并向最高人民法院发出行政抗诉书,最高人民法院指令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再审,并且,再审期间终止原判决的执行。然而,他高兴的还早了点儿——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驳回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抗诉,维持了省高院自己以前的终审判决。

  经历了冰火两重天,鞠先荣称问题变得复杂了:“连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抗诉都被省高院给驳回了,难道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抗诉错了?针对同一个问题,检、法两家观点迥异,难道真是问题太复杂了?”

  7月27日,鞠先荣告诉记者:“我相信法律,相信公平正义总有一天会到来!”

记忆深刻的庭审笔录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

  1995年鹤岗市政府将4500亩国有土地无偿划拨给鹤岗市种子公司用于生产良种,鹤岗市种子公司用此土地做抵押,在农行五指山支行贷款170万元。2005年3月19日,鹤岗市种子公司与农行签订《抵贷协议》,约定将该土地30年使用权作价225万元,用于抵偿农行贷款本息。仅仅两天后,农行又将之转让给鹤岗市黑珍珠种子公司,当天,黑珍珠种子公司向鹤岗市国土资源局提出办理土地使用权属变更登记申请,市国土资源局当天进行了地籍调查、勘丈和权属调查,次日颁发了《国有土地使用证》。

  此前,鹤岗市种子公司已经将4500亩土地承包给鞠先荣等6人。鞠先荣认为,鹤岗市政府土地管理部门为鹤岗市黑珍珠种子公司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的具体行为侵害了6户承包人权益,请求法院撤销土地登记。

  “国有划拨土地使用权的转移有着非常严格的程序性规定,而按照鹤岗市种子公司的做法,他们将土地抵押给张三,张三又卖给李四,李四又转卖给王五,结果政府还给王五办了土地证。”鞠先荣详细研究了国家的土地政策和法律法规,感觉稳操胜券了,“这种转让国有划拨土地使用权的方式,逃避监管,国家没有获得一分钱收益,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2006年12月13日上午8:30时,鹤岗市中院开庭审理鞠先荣状告鹤岗市政府案。“首次开庭,许多细节至今历历在目。”鞠先荣告诉记者:“我在法庭上指出,农行将土地转让给黑珍珠种子公司,国土资源局到现场对4500亩土地进行地籍调查、勘丈测量,并批准黑珍珠种子公司的申请,竟然是一天完成的,这难道不是暗箱操作、滥用职权?”

  法庭上的唇枪舌剑,都被书记员记在庭审笔录上了。

  “庭审到12点半,大伙开始在庭审笔录上签字。共计19页的庭审笔录,是书记员用笔记录在法院稿纸上的,我在每一页上都签字了,光签字环节就用了半小时。”鞠先荣说,“我要求复印庭审笔录,法官说,改日再复印。”

  参加“首次开庭”的还有两位“第三人”,一位是靳维玲,一位是王文林(代理人)。

  “我参加了2006年12月13日的庭审,坐在原告席上。庭审结束后,我们在庭审笔录上签字,笔录是书记员用手书写在法院稿纸上的,稿纸是法院专门用纸,稿纸上方有‘用纸续页’黑色标记。”靳维玲告诉记者,“当时,我对参加庭审的原告、其他第三人说,庭审笔录每一页上都要签字。我自带了一支笔,在庭审笔录每一页右下角签的字。”

  王文林作为第三人的代理人也参加了“首次开庭”,他告诉记者:“庭审笔录是女书记员用手书写的,我在每页都签字了。是分两拨签的,因为签字的人多,字写得挺拥挤的。”

  后来,案件的曲折程度是鞠先荣始料不及的。

 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

  首次开庭后第二天,12月14日,鹤岗中院的行政判决书就出来了。

  记者看到了鹤岗中院的那份7页行政判决书。该判决书引述鹤岗市政府的辩护理由说,“农用地转让目前没有任何规定需要办理出让手续,转让划拨国有土地需要办理出让手续是指城镇国有土地,而诉争土地是郊区农用地,不属于城镇国有土地,不适用转让时需办理出让手续的规定。市政府有权将该土地划拨给黑珍珠公司使用。”

  鹤岗中院采纳了鹤岗市政府的辩护意见,认为市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应予维持,判决鞠先荣败诉。

  鞠先荣上诉后,2007年5月10日,黑龙江省高院维持原判。鞠先荣向省高院提出再审申请,又被驳回。

  工程师出身的鞠先荣是一个执着的人,爱较真,“在法律规定的框架内,我们还有法定的救济渠道。于是,我们向黑龙江省检察院提出了抗诉申请”。

  黑龙江省检察院立案审查后认为,黑龙江高院的终审判决有错误。随后,黑龙江省检察院提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抗诉。2009年11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行政抗诉书说,法院确认鹤岗市政府给黑珍珠公司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合法,缺乏证据证明。

  抗诉书引用国家有关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的相关规定指出,由于涉案土地使用权类型为划拨,“在审查该土地权属及流转情况时,必须审查该划拨土地使用权的转让是否已经过市、县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批准并交纳土地使用权出让金”。

  “土地原使用权人是鹤岗市种子公司,现在使用权人是黑珍珠种子公司,划拨土地使用权属发生了流转,而本案没有证据证明鹤岗市种子公司向农行五指山支行、农行五指山支行向黑珍珠种子公司转让土地时,经过市县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批准并办理了土地使用权出让手续,交纳土地出让金。在此情况下,鹤岗市人民政府为黑珍珠种子公司颁发土地使用权证的行政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44条、《划拨土地使用权管理暂行办法》第5条的强制性规定。”

  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后,最高人民法院下发行政裁定书,指令黑龙江省高院再审。2011年12月2日,黑龙江省高院判决书认为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抗诉理由不成立,并维持了原来的终审判决。

  黑龙江省高院再审判决书说:“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涉案土地转让应否交纳土地出让金。《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54条‘建设单位使用国有土地,应当以出让等有偿使用方式取得’和第55条‘以出让等有偿使用方式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建设单位,按照国务院规定的标准和办法,缴纳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等土地有偿使用费和其他费用后,方可使用土地’的规定适用于建设单位使用国有土地用于开发建设的情形。此种情形须以出让方式取得国有土地使用权,应当交纳相关规费。”

  “而涉案土地是国有农用地,未用于其他建设,使用年限期满后将由政府收回,故不适用前述规定。虽然《划拨土地使用权管理暂行办法》第5条规定‘未经市、县人民政府土地管理部门批准并办理土地使用权出让手续,交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的土地使用者,不得转让、出租、抵押土地使用权。’但该办法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而制定的,该《条例》第2条‘所称城镇国有土地是指市、县城、建制镇、工矿区范围内属于全民所有的土地’的规定,明确了实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制度的土地是指市、县城、建制镇、工矿区范围内的全民所有的土地。而涉案土地虽为国有土地,但不在城镇范围内,该地位于鹤岗市团结乡东南,属于郊区农业用地,不符合《条例》及《办法》规定应当交纳土地出让金的情形。”

  对黑龙江省高院的再审判决,鞠先荣自然不服,他又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省高院对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抗诉没有全面审理,而是以偏概全。本案的焦点是鹤岗市政府给黑珍珠公司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是否合法,省高院避开了这个核心问题,把焦点归纳为涉案土地转让应否交纳土地出让金”。

 庭审笔录手写稿变成打印稿

  “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后,我们才通过律师复印到了一审卷宗。”鞠先荣戴着老花镜仔细研究起一审卷宗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审卷宗不仅有错误,还涉嫌伪造庭审笔录!”

  “譬如卷宗第155页,把开庭时间写成了2005年12月13日,实际应是2006年12月13日。”说起首次庭审,鞠先荣显得非常激动,“这些错误我们可以忽略不计,最大的问题是一审卷宗伪造了庭审笔录!”

  记者看到了鹤岗市中院的一审卷宗复印件,编号为“2006年度鹤行初字第9号”。卷宗第157页至175页(共计19页)是第一次开庭的庭审笔录。此前,记者采访了参加庭审的靳维玲、王文林等当事人,他们一致说,开庭的时候,19页的庭审笔录是书记员手写的,并且他们在每一页上都有签字,而卷宗里的庭审笔录前18页全部是打印稿,也没有任何人签名,只是在庭审笔录的最后一页,有参加庭审的当事人签名。

  “我清楚记得,鹤岗市国土资源局的所称的‘高速办公法’被书记员记在庭审笔录中了,但卷宗中的庭审笔录这些内容都没有了。”拿着复印的庭审笔录,鞠先荣抑制不住气愤:“笔录第一页记载的旁听人数为1人,实际是5人;审判长与主审人身份界定混乱,到底是审判长发问,还是主审人发问,庭审笔录混乱不清,只好把发问人写成‘审判长(或主审人)’;笔录第9页,主审人发问:你们对被告(市政府)认定的事实和以上陈述有什么意见。笔录写道:靳维玲等3人没有意见。笔录第10页,主审人发问:对被告(市政府)出示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证据所证明的问题各方当事人有什么意见。笔录写道:靳维玲等3人没有异议。笔录第13页,对农行五指山支行将土地直接卖给黑珍珠种子公司的行为,竟然让靳维玲等3人认可农行的行为,并表示‘无意见’。没有意见,我们还打什么官司?还状告政府干什么?”

  记者发现,那份卷宗,笔录除了19页的“首次庭审”笔录是打印稿外,其他笔录(包括宣判笔录)都是书记员手写的。

  针对鞠先荣反映的“伪造笔录”问题,记者先后两次来到鹤岗市中院调查采访。在中院政治部负责人的协调下,中院行政庭庭长石宝鑫对记者说:“一般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石庭长要求记者,把鞠先荣的反映材料留下,他调查后给记者回复。然而,截至发稿,记者一直没有收到石庭长的回复。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图说新闻
关于《中维网》】 【联系我们】【编辑指导】【理事单位】【人员查询】【市场广告
地址:北京市1号 邮编:10007 电话:010- 京ICP备:号
监督电话:31556 邮箱: @163.com 客服 QQ:10 版权所有 中维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维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