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降雨解暑
新闻17点:国际名表被指不保值 足协决定解聘卡马乔
中国电信驻马店分公司2019年度业务用品项目招标涉嫌串标

许昌邓庄乡政府毁约 承包农民损失严重

来源:网络    作者:zhwq  时间:2013/11/13 15:22:09 点击:

  核心提示:2004年2月15日,河南禹州的农民王书根与河南省许昌县邓庄乡政府(现为许昌东区邓庄乡政府,下同)签订一份土地承包书,约定由王书根承包位于邓庄乡3公里处311国道北侧土地63亩,每亩每年的承包金为50...

2004215,河南禹州的农民王书根与河南省许昌县邓庄乡政府(现为许昌东区邓庄乡政府,下同)签订一份土地承包书,约定由王书根承包位于邓庄乡3公里处311国道北侧土地63亩,每亩每年的承包金为500元,该处土地原有的花木、房舍、用电设施等一切地面附属物,一次性作价70000元,承包期30年,土地承包金应于每年51日前一次性付清,否则,被告有权终止合同并继续履行,合同签订后,原告依约定一次性给被告附属物作价70000元,并每年如数向邓庄乡政府交纳承包金,但均不是每年51日前交纳,王书根将2009年应交的承包金31500元提存到许昌县公证处,2009612,邓庄乡政府以王书根违反约定的付款期限为由,通知王书根解除土地承包书,并将解除通知送达王书根。

   为此,王书根把邓庄乡政府告上法庭,许昌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该案。许昌县人民法院认为:原告王书根与被告许昌县邓庄乡政府签订的土地承包书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应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规定了解除合同的5种情形,该条文第(一)、(二)、(四)、(五)项所规定的4种情形均不适用于本案,该条第(三)项的内容是“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方可解除合同”。本案中,原告虽然没有依约定于每年51日前向被告交纳承包金,属于迟延履行债务,但依该项规定,被告应先向原告发出催告,并给予合理期限,而本案被告无有法有效证据证明向原告催告过,故其解除合同的行为不符合该项之规定,对其行为应不予支持,对原告要求判令被告恶意违约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因原告无有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其主张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许昌县邓庄乡人民政府于2009612作出的解除土地承包的民事行为无效。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邓庄乡人民政府因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许昌县人民法院(2009)许县法院民二初字第65号民事判决,认为原判认定事实部分不清,且适用法律错误,据此请求二审查明事实真相,依法公断。故向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许昌中院在原审查明事实的基础上查明:邓庄乡人民政府与王书根于2004215签订土地承包后,于同年61日由邓庄乡政府的代理人刘剑平、王书根的代理人谢发军到许昌县公证处对此土地承包书进行公证,期间,公证部门均对二代理人进行了谈话笔录,二代理人均称承包金每年51日前一次性付清,如遇邓庄乡政府故意拖延或拒收的,致使王书根遇期交给承包金的,不视为王书根违约,王书根可采取提存公证处的办法交纳承包金,对此,许昌县公证处于同年63日作出(2004)许县证经字第28号公证书,该公证书确定了二代理人的相应代理权,并确定双方所签订的土地承包书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予以确认。原审庭审中,刘剑平做为邓庄乡政府的证人出庭作证称其从来没有去过公证处,但承认公证上笔录上的签名是其签的,且认可王书根交纳承包金的时间为2006年的67月份(注,刘剑平在原审庭审中称其名为刘建平),另查,双方所签土地承包书第五条规定:邓庄乡政府保证2007年以前免征被上诉人的一切税费,2007年以后,王书根除按国家规定缴纳农村特产税及合同规定的承包金外,不再向邓庄乡政府支付任何费用。而王书根第一次缴纳承包金的时间为2007712200873缴纳年承包金,其2008年所缴承包金视为2009年的,2009612,邓庄乡政府以王书根违反约定的付款期限为由,通知其解除土地承包书,王书根于同年617日将土地承包金按照公证书的规定提存缴纳于许昌县公证处。

许昌中院认为:依据双方的诉辩和本案的事实,其双方争执焦点为,邓庄乡人民政府解除与王书根之间的土地承包合同行为是否有效,且原判适用法律是否适当,对于第一个问题,双方所签土地承包合同只有明确约定承包金应于每年51日前一次性付清,否则邓庄乡政府有权终止合同并收回土地,但合同签订后双方实际履行时,王书根均于每年的7月份缴纳承包金,邓庄乡政府对此予以收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66条规定,“一方当事人向对方当事人提出民事权利的要求,对方未用语言或者文字明确表示意见,但其行为表示已接受,可以认定为默示”,依据以上法律规定,双方合同中的履行行为,应视为对此约定的变更。邓庄乡政府称依照《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其有权按约定解除双方的合同。但解除权的约定也是一种合同,且双方当事人在承包合同的实际履行行为中,对约定解除条款的期限做了实质性的变更,那么,约定解除权利人按原约定的期限提出解除合同许昌中院认为实属不妥。对第二个问题,原审判决综观本案的实际,依照《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所判是否适当,因邓庄乡政府行使约定解除权的条件已发生变化,故邓庄乡政府若要解除合同需行使合同法规定的法定解除权,但邓庄乡政府通知王书根解除承包合同的行为并不符合法宝解除的条件,故原判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为此,许昌中院驳回邓庄乡政府上诉请求。

    另外,邓庄乡政府2009612单方面解除与王书根的合同后就将涉案的63亩土地转包出去,王书根也通过价格评估鉴定机构对其土地承包种植经营收益进行评估,其损失达1709400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九十三条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
  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
除合同。
  第九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
主要债务;
  (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图说新闻
关于《中维网》】 【联系我们】【编辑指导】【理事单位】【人员查询】【市场广告
地址:北京市1号 邮编:10007 电话:010- 京ICP备:号
监督电话:31556 邮箱: @163.com 客服 QQ:10 版权所有 中维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维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