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降雨解暑
新闻17点:国际名表被指不保值 足协决定解聘卡马乔
中国电信驻马店分公司2019年度业务用品项目招标涉嫌串标

光华门往事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时间:2013/6/25 10:06:46 点击:

  核心提示:银川老百姓至今还习惯用一些城门名称来辨识一些地方,像南门、西门、东门、北门、光华门(小南门),只是现在大多的门有名无实,看不见城门的模样。修建于明朝的光华门,毁于上世纪60年代。可能是当初取意“光耀华夏”(据《嘉靖宁夏新志》)的愿望深得人心,光华门虽毁,但城门名称却从明代延续至今。那么,在几百...

银华小康新村,曾是光华门内建起的第一个居民小区,如今已破败不堪,等待拆迁。

光华门城门旧址标识点,位于现利民街和南薰路交叉处。

    银川老百姓至今还习惯用一些城门名称来辨识一些地方,像南门、西门、东门、北门、光华门(小南门),只是现在大多的门有名无实,看不见城门的模样。修建于明朝的光华门,毁于上世纪60年代。可能是当初取意“光耀华夏”(据《嘉靖宁夏新志》)的愿望深得人心,光华门虽毁,但城门名称却从明代延续至今。那么,在几百年的光阴岁月里,随着光华门的开启闭合,城墙内外又发生了一段怎样的市井故事?

    城门边上,火车长鸣

    早上8点,82岁的李忠戴着遮光的石头镜,窝在银华小康新村小区大门口一处废弃的沙发上,合着手中收音机里播放的秦腔,咿咿呀呀开始哼起来。

    能够适应收音机里的锣鼓喧天,李忠却适应不了我们在嘈杂路边对他的询问。往小区里走了走,他才说了一句,“光华门变化太大喽!”李忠记得:小时候城门就在现利民街与南薰路交叉口;出了城门,是成片的农田,一进城门,是成片的土坯房;夜晚降临,城门落锁,城门内外也是迥然不同的景象,城门那边铁匠街(现利民街)叮叮当当,亮如白昼,城门这边却静得吓人,阵阵蛙声和一两声奇怪的声响只会徒增人的恐惧。

    城门外的静谧在1958年被一声火车的长鸣打破。1964年夏天的一天,光华门外人山人海,从没见过火车的乡下人和城里人聚集在一起,等待火车的到来。火车自西向东穿过光华门,这是银川市开通的第一条货运线,开通那天,在一些主要站点停靠,允许人们免费坐火车。“黑黑的火车上站满了人。火车带来的新鲜感持续了很多年。那时,见到火车,我们就想扒(土话,意为扒火车)”。光华门外几个村的地界也因这条铁路有了明确的划分,通车以前,光华门周边的村子统称为光华门村,通火车后,铁路以北是光华门一队的地盘,铁路以南靠西是光华门九队,成家后的李忠就住在那里。

    计划经济时代,光华门外种植的不仅仅是粮食作物,而是“根据上面下的单子,今年种白菜,明年种茄子、黄瓜、西红柿等。”那个时候,已是九队队长的李忠,从夏初一直到秋末,带领社员,将蔬菜用驴车源源不断地从城外运到城内。

    突然,有那么一天,李忠记不清是自己送菜去了,还是送菜回来,光华门城门就变成了一堆废墟。虽然城门内外的阻隔没有了,但出于心理习惯,李忠还是认为这边是乡下,那边依旧是自己向往的城里生活。

    城门拆了,但是城门的名字以地名的形式留了下来。现在,银川东至现南关清真寺,西至现凤凰街,南至现宝湖路,北至南薰路都属于光华门范围。

    从村民到市民

    城门的消失除了打破城市与乡村的界限,还让城门外的人们的生活和社会角色发生了深刻的转变。

    银华小康新村,建于1993年,是光华门范围内,盖起的第一个居民小区,小区是由当时光华门九队村民自己组建的银华开发公司所建,小区里住的全是失地农民。可以这么说,银华小康新村是目前光华门里最老旧的一个居民小区。

    银华小康新村在上世纪90年代曾风光一时。小区最初有6栋住宅楼,住的全是光华门九队的村民,家家住的都是80平方米以上的户型,家家有煤房,一楼有小院,其中还有两栋楼为上下楼的简易楼,每户居住面积达到120平方米左右。小区开发商就是原光华门九队组建的银华房地产开发公司。公司组建之初,有48个职员,全部为失地农户家年富力强的户主。

    有了银华小康新村的示范,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陆续有大的房地产公司进驻光华门,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当时实力雄厚的广夏集团,那段时期前后,仅广夏集团就在光华门一带建设住宅小区十几座、百余栋住宅楼。庄稼地被城市一步步逼到更加边缘的地方,一时间,汽车喇叭声、电锯声、水泥机的轰鸣声响彻光华门的上空。

    从土房一下搬进了楼房,从农民一下变成了公司职员,让种惯了田的李进学很长时间难以适应角色的转变,当年他40岁。很快,没有多少商住房开发财力和经验的银华房地产开发公司也形同虚设,48个职员开始自谋出路。凭着在开发公司学的建筑维修手艺,李进学开始四处为建筑工地打工,但“始终觉得活得不踏实。”2000年,爱人也下岗,李进学夫妻自谋出路,蹬着三轮车,卖起了羊杂碎。

    因为收入来源有限,几十年了,李进学都没法离开日渐破败的银华小康小区。当年和李进学一同住进楼房的村民,“有本事的都搬走了。“现在在那里居住的大多是来银做生意的外地人,山东人、安徽人、河南人、新疆人居多,被称为光华门的新一代移民。在他们的脑海里,光华门只是一个开启他们梦想的地名,从来没有任何门的记忆。而对于李忠和李进学等光华门原住民来说,他们觉得要不是记者提及,几乎也忘记光华门当年静谧的城外景象和庄稼地的味道。

    第一个城中村在此消失

    没了城门和城墙阻隔的光华门,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遭遇了急速拥至的城市化浪潮的裹挟,逐渐成了银川市最大的城中村。城中村虽与城市相连,但它与城市明显不同。来自各地、各种社会层次的人口混杂,让光华门长时间以来给人乱象丛生的顽固印象。

    今年45岁的纳建成是原光华门村代理村长,他一家三代住在光华门,见证了城中村的变迁。在纳建成的记忆里,上世纪90年代他还在蔬菜大棚里刨食。进入新世纪,随着银川的发展,城市框架迅速拉开。新的银川一中率先进驻光华门,很快,教育地产兴起,高档小区、商业楼盘如雨后春笋般包围了光华门。

    光华门占据地理优势,吸引大量打工者拥入,住房需求激增。原住民看到了巨大的商机,迅速加盖房屋,违章建筑如野草一般疯长,他们不顾一切加高房子,一层变三层、四层,个别胆大的甚至加高到六层,“一线天”“楼危危”“楼高高”,成为这里特有的景观。纳建成说,光华门原住户的主要生活来源,除了靠村上经济实体的收益,更多的靠“种楼”,从吃田地变为吃租金。

    光华门原本只有6000多原住人口,但到了2011年年初,他们用高低参差不齐的“楼高高”承载着近6万外来人口的吃喝拉撒。长期以来,由于缺乏统一的规划和管理,城中村普遍存在人口密度过高、市政设施不足、环境卫生差等问题。

    城中村呈现出的弊端引起社会关注。从2011年5月开始,光华门作为政府整治城中村的第一站,在短短3个月时间里,光华门11个组内的所有建筑物全部被夷为平地,6万外来人口这才挥别城中村,预示着这个与城市相伴相生了30年的城中村寿终正寝。          本报记者乔建萍实 习生赵明玉/文 屈晓飞/摄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关于《中维网》】 【联系我们】【编辑指导】【理事单位】【人员查询】【市场广告
地址:北京市1号 邮编:10007 电话:010- 京ICP备:号
监督电话:31556 邮箱: @163.com 客服 QQ:10 版权所有 中维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维网》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须经本网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站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